花時間〜觀察日記〜南湖山區5-2〜奇萊喜普鞋蘭

 

多年生冬枯地生蘭,靠地下球莖過冬,球莖拓殖與種子發芽均可繁殖。與南湖柳葉菜同是南湖山區最具代表性的冰河孑遺植物,四月萌芽、拓殖,五月苞,六月中旬展開,當月下旬開始褪色,七月中旬就開始枯萎,年底全株消失,獨留地下球莖過寒冬。主要分布3500M以上草坡、具土壤岩壁與灌木下,僅見於南湖山區與中央尖山(最近幾年中央山脈的奇萊東稜、關門北峰..也有紀錄),向陽稍有遮蔭處。雖掛名"奇萊",但奇萊主北稜線上,認真搜尋多年,從來沒發現過(後來知道地點了,就等六月來去約會見面)。

 

喜普鞋蘭由於花朵碩大豔麗,具有高度觀賞價值,見面者都瞠目結舌,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所以蒙受極大濫採壓力,難道懷玉其罪嗎!此外就是環境暖化與人行踏過棲地草原,造成棲地喪失與破碎化、也是喜普鞋蘭在台灣所面臨的威脅之一。

濫採壓力︰濫採常只是好奇與佔有心,也會造成慢慢減少,終至絕種,但教育可以紓解壓力,您必須了解,挖回去你養不活的啦,善待它,就是每年來看他。一夕消失的商業掠奪,就永無翻身機會了,話說大山主稜曾有上百朵叢生紀錄,聽說這叢搭飛機出國去了,雖未能親眼見過,但心嚮往之。加里山那片數百朵一葉蘭都保不住,何來奢言保育喜普鞋蘭呢!

人行踏過棲地草原︰2002.5那趟,驚喜發現主叢上方草原分布好幾叢,總量沒達百也接近了,可是低頭細觀,隱約已走出路跡,不祥念頭襲內心,果真沒幾年,草原這一片就消失了,現在,只有攀岩爬壁,才能造訪其他少量分散者。

 

日照面積大,花早開,陰暗面則較晚,並隨日照面積而調整相差時日,這就是立體空間表現出來的差異,整個存在區約可維持一個月,只是花多花少有差,一般沒重大事件,大略六月中旬是極大鮮豔期。另一影響花開數量的,就是氣候,並與春雨有絕對關係。

 

南湖路線圖

%e5%8d%97%e6%b9%96%e5%b1%b1%e5%8d%80map-%e5%96%9c%e6%99%ae%e9%9e%8b%e8%98%ad

 

 

A-1 :嬌豔是其天生本色,欲滴是蒙露水增色,點點排排站的後衛身影,展現這叢聲勢的浩蕩,作為本種分布最南端的代表,這是我輩最隆重的歡迎儀式,歡迎花癡花呆來看我,並為我留下美麗身影。

image001

 

 

A-2:這片岩壁邊邊,灌木叢地帶淺淺土層,生我育我的故鄉,在3700M的高度。我剛剛度過冰天雪地的歷練,融冰轉動我生理時鐘,春雨激勵了我探頭冒出,打量這屬於我與祖先的一片天地,承蒙雨霧沾淋,陽光施予能量,我茁壯成長,開出了美麗壯碩花朵。唇瓣變形為囊袋狀,以利媒介夥伴們停駐休息,為我傳精授粉,並且也以此特色為屬名。意氣風發環顧上下圈谷,古老的回憶竟帶我回到了冰河時代,呵呵呵,我已經退無可退了,地球不要再發燒下去,好不好。

image002

 

 

A-3:這叢號稱全台最漂亮的明星,令人驚嘆自然界竟然存在著,如此精巧而帶點夢幻的拖鞋蘭,愛神遺落人間的拖鞋。

image003

 

 

用心拍攝喜普鞋蘭,起源於那個睡不著的夜晚。1998年七月三日攝尋上下圈谷整天,日落時分始由主峰下山,回那破鐵皮山屋途中,經主、南叉路後,突然瞄見左邊圓柏矮灌叢下的暗暗身影,終於找到看到,慕名且思念很久的奇萊喜普鞋蘭,但天幾近全黑,沒辦法拍攝,滿懷興奮期待的心,小鹿亂撞,重新尋回愛戀的熱情,當晚無法成眠。同年九月,夥伴做了中央尖溪的女兒,為製作紀念性質的攝影集,1998起連續南湖、中央尖盤旋五年,記錄了稍稍完整的南湖花草,其中最令人驚喜的就是奇萊喜普鞋蘭。

老郭出身傳統登山協會,這會的傳統,梅雨、颱風期間是不可出門的,因為這出版需求,才驚異發現台灣高山5、6、7、8月是何等燦爛美麗,從此,我會算著什麼時候去什麼地方拍什麼東東,該準備什麼器材,更精進的天氣晴、雨比例,花量的多與少。

這緊鄰兩叢的觀察點,最可憐大概是2015年,六月中旬同伴溫哥回報︰取樣點圓柏灌木下左叢頂花枝幹平整被切,凌亂躺地約有12朵,殘枝已半枯。怎麼會這樣,什麼造成的,不知,是人為,則居心叵測,是動物,之前從沒發生過呀。令我想起,2014有一朵上萼片就遭平整剪掉,難道這有關連嗎﹖若果,這是很大的生態危機,我們不容這種惡質破壞行為一再發生,來年,我們一起注意。

 

 

花時間  觀察史

*B-1到B-10忠實記錄1998〜2014年,位於主峰步道22.4K倒退數公尺,同一灌木圓柏下,奇萊喜普鞋蘭的發展。

*B-11〜B-14則是其右邊相距五公尺的另一叢。

 

B-1-1︰1998.7.4. 是我拍到奇萊喜普鞋蘭的開始,翻閱以前拍攝的紀錄,每一張底片都有註明時間與地點,有心人都嘛這樣。

1998.7.4.首攝於南湖東坡,奇萊喜普鞋蘭生育地,由18年前這檔片子,可清楚三點:1.花期提早了,2.生育地的變化,圖中這片草地小徑通過,花也就消失,只能長在灌叢下與岩壁中,3.老郭拍攝奇萊喜普鞋蘭的年代,就是從那時開始的,猶清楚記得沒法成眠的那夜晚呢!

image004

 

 

B-1-2︰1998.7.4

無法成眠的那夜晚隔天,陽光炙熱大晴天,整朵誇張的攤開,吐舌喘氣模樣。

image005

 

 

B-2︰2001.7.2,這年雪下得厚實,這般新鮮完整,還真不容易。花開較晚,新鮮完整,昆蟲沒噬、鳥沒破壞,雖然只有兩朵,比之過往壯碩豐滿很多,儀容高貴,姿態端莊,我要把她看成是貴夫人了。

image006

 

 

B-3︰2002.5.25

才五月,他就花開想落跑,來個令人措手不及,而我是瞎貓碰到的,這趟倒走的南湖中央尖,目標是中央尖山頂的玉山杜鵑,可是老天爺不賞臉,不斷掉眼淚。倒縱走來到觀察點,眼睛一亮,四朵耶,給個死耗子也夠意思,觀察數年來的最多,雨中不減其姿儀,陰陰裡照樣發光。

image007

 

 

B-4︰2007.7.5.黯淡無光,垂暮之色矣,告訴您,2002以來,這叢已發展到四朵是基本量了。

image008

 

 

B-5︰2009.6.30這年花開甚差,見人在植栽根莖插入鐵條,黃色塑膠3cm直徑圓板標示記號,還好,隔年就通通不見了,思索著,研究者可以破壞嗎﹖而且是生育地全面性的。

這一年,風不調雨不順,花開甚差,量少貧瘠瘦小這個樣子,怎麼跟我交代呢。幸好,無花(攝影者與研究者,對花的狀態要求有些差別)可拍當下,觀摩特生所做研究的程序,增長知識開眼界,可是在植栽根莖插入鐵條,黃色塑膠3cm直徑圓板標示記號,倒有些意見。

image009

 

 

B-6︰2010.7.2這一年,我已體知柳葉菜與喜普鞋蘭不可能同時拍好,聖稜下來沒回家又直接轉南湖大山,果然還是慢了約一星期,但目睹喜普大發,非常興奮,由2〜4朵,拓殖到2010年的9朵,歷時12年,老郭不禁抱著期待,假以時日〜百朵的來臨。

這一生育地,連續觀察16年,頭十二年,都只2〜4朵,2010年六月底,突然接巴力電告9朵,兼程由聖稜線布秀蘭山,攀登品田斷崖趕往朝聖,感謝巴力,老郭大開眼界,雖然鮮豔度差了點,朵朵完整,還好沒有太晚,跪伏感謝天地。

image010

 

 

B-7︰2010.10.3中秋時節,葉還沒全枯,花當然早就謝了,細數蒴果成功率。

攝遊中央山脈80天縱走掀開序幕,第三天生育點細數蒴果結果成功率,9朵花僅結出二個蒴果,結果率2/9,算是不太理想。

image011

 

 

B-8︰拍攝於2013.1.16受傷術後一年多,與溫哥南湖等雪,再孰悉不過的這叢,已全株枯萎,向我炫耀著2012他至少開13朵,更令人欣慰的,蒴果成功率高達8/13,可喜可賀,可惜,2011.12這兩年休養中,沒能來晉見。

image012

 

 

B-9-1︰2013.6.10特意提早就位,等著欣賞展開過程。才二天的大太陽,就由尖狀緊閉到含苞半開,這時最迷人了。全開沒稀奇,開到翻過來又唐突,就這樣的荳蔻年華最青春。

因著梅雨提早結束,也想拍攝到嬌嫩欲滴的喜普奇葩,今年提早一星期到來,11朵青澀模樣高貴佳人,大都還緊閉花瓣,嬌羞引人憐惜。

image013

 

 

B-9-2︰2013.6.12,太陽公公真的有魔力,才作法照射兩天的大太陽,就已通通門戶半開,這就是我要的。

image014

 

 

B-10-1︰2014.6.25

這年是連續觀察16年來的極致,老郭相信只要不受到惡意破壞,重現百朵風華不是不可能(可是一想到2015的蓄意全殺﹖又沒信心了)

雨調霧順的2014年,歷年來這叢圓柏下最旺盛的一年,這兩叢14+13,就27朵呢!破天方的茂盛耶,繼續加油,向百朵邁進中。

image015

B-10-2︰2014.6.25

image016

 

B-11〜13是右邊這叢的拓殖紀錄。

B-11︰2010.7.1這叢因較開闊,陽光曬比較多,又有適當遮蔭,所以拓展迅速,四年前突然冒了5朵出來,四年間就翻兩翻到13朵,前途光明。

image017

 

 

B-12︰2013.6.12早到的這年,右叢正當時。

多看我幾眼,我也是妖嬌美麗賽西施的,老郭這一年早來了,左叢老傢伙孕育中,趁此機會,勾盡了他那關愛的眼神。

image018

 

 

B-13-1︰2014.6.25 // B-13-2︰南湖大山步道22.4K後退7公尺22.393K,老郭所指的左、右叢,2014.6.25實況

繁花茂盛的這一年,觀察者老郭心神恍惚來晚了,惜我年華已將盡,疼我媚力消蝕中,但我驕傲展示完成傳宗接代任務(我可不是漂亮給你看的),與拓殖的本事。我喜歡-2這檔,並排下發現,我也值得癡心人們歌頌的。

image019

B-13-2

image020

 

 

附件 – 1︰不要捉弄我嘛,被剪掉的上萼片。

 

事由

2015年,六月中旬同伴溫哥回報︰取樣點圓柏灌木下左叢頂花枝幹平整被切,凌亂躺地約有12朵,殘枝已半枯。怎麼會這樣,什麼造成的,不知,是人為,則居心叵測,是動物,之前從沒發生過呀。令我想起,2014有一朵上萼片就遭平整剪掉,難道這有關連嗎﹖若果,這是很大的生態危機,我們不容這種惡質破壞行為一再發生,來年花開時節,我們一起注意。

把平地攝影圈為獨相而破壞行為(您不可能獨相的,這心態下的影像,只見醜陋,您心裡明白),帶上來污染純淨無塵的最後淨土,人人得而誅之。

image021

 

 

附件-2︰蟲蟲說︰我不是藝術家,餓了就得添飽肚子,再自然不過嘛,回頭看這蘭被我啃成這樣子,我也很滿意,那個花癡也很讚賞,說讓他想起那叫"菸斗"的好朋友。

image022

 

 

附件-3︰毛蟲咬昆蟲噬,依然不減美妙風姿圖騰,十字建構萼片,展翅欲飛上下平衡,凡是自然就是美啦。假若那剪掉上萼片的傢伙,是為清楚偷窺唇瓣內的生殖結構,那找昆蟲咬過的就看得到了嘛,那2015平整將花柄剪光的,又是什麼居心。

image023

 

 

附件-4︰主南叉路下方草生地,雨中,照樣非常迷人。

image024

 

 

附件-5︰突出黑暗中

image025

 

 

附件-6︰婷婷玉立兩姊妹

image026

 

 

附件-7︰花苞與蒴果並存

image027

 

 

附件-8︰迎向藍天

image028

 

 

附件-9:絕對新鮮

image029

###

 

// 相關文章閱讀

高山花季12金釵觀察記錄〜B-南湖山區–開門篇–五種

南湖山區5-1-南湖柳葉菜

南湖山區5-3-南湖杜鵑

南湖山區5-4-奇萊紅蘭

南湖山區5-5-玉山小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