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主辦單位:新竹市登山協會雲峰小隊

二、領隊嚮導:陳榮宗、郭英豪

三、活動期間:1992.12.25~2004.01.03 十天十夜

四、參加人員:劉榮增、鄭資仁、邱創煥、陳榮宗、謝璧如、郭英豪、張德秋..六男一女

五、記錄:時間﹔邱創煥、敘述﹔郭英豪

六、行程記錄

圖一:全員七人合攝於東郡大山西北翼平廣大營地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前一天 (1992/12/24 星期四 )

2000 新竹

2100 龍潭~2120 搬上糧食、裝備…

2340 礁溪宵夜~0035

0400 瑞穗早餐~0420。徐國雄的專車繼續奔馳,殺手金仔技術一流,車速也一流,光復節的車陣,一輛輛拋飆而越,自傲從不暈車者也一個個頭昏肚騰,頻頻噁心吐氣。

圖1-1:早期我們使用的單純稜線圖,在徑明路清的縱走環境下還可參考的。
 

老實招認,其實這趟是為帶阿如走南三,以明年四月雲峰山頂,完成百岳而招募的隊伍。懼於無雙1300M陡坡與揹水兩天之困厄艱苦,首次改由注意一陣子的瑞穗林道,經國聖工寮直登丹大山,另雲峰精英已剛走過,也改招募中壢地區人馬,得榮宗與榮增大力協助,主席、資仁、德秋的無私貢獻,也幸得老天爺的好臉色,阿如沒凸槌,老郭沒抓狂,堪稱是逍遙快樂的長途山旅。當期的南三段,一般排八天,十天,已多排了兩天的攝影日,記得也拍得不錯,只是奇怪,留下的片子不多。

 

圖二:馬利加南山攝,丹大橫斷全覽圖,整條稜線清朗明麗展現眼前,東丹大、西東郡,遙相對勢,只少了最西邊的無雙山。6*4.5底片掃瞄.裁上下..

日程簡記

第一天(1992/12/25 星期五、晴,卷雲漂亮) 瑞穗C0→林道→19.5K→28K工寮→32K工寮C1

第二天(1992/12/26 星期六,晴、卷雲漂亮) 32K工寮C1→廢工寮→溪床→國勝工寮→太平溪東源凹谷營地C2

第三天(1992/12/27 星期日,晴轉陰、卷雲尚可) 太平溪東源凹地c2→丹大東峰→丹大山→太平溪西源營地c3

第四天 (1992/12/28 星期一,小雨轉晴又濃霧) 太平溪營地c3→內嶺爾山→馬路巴拉讓山→義西請馬至山c4。(半混)

第五天 (1992/12/29 星期二,陣雨時霧偶陽光) 義西請馬至C4→斷稜東、西→裏門山→丹大溪營地C5(半混)

第六天 (1992/12/30 星期三,多雲時晴) 丹大溪營地C5→望崖山下→天南可蘭山下→可樂可樂安山→郡東山→東郡大山C6

第七天(1992/12/31 星期四,雪轉晴) C6=C7東巒大山去回(半混)

第八天(1993/1/1 星期五,晴) C7東郡大山→本鄉山→櫧山→3100M營地C8

第九天(1993/1/2 星期六,晴) 3100M營地C8→無雙山→最後水源獵寮→無雙部落→無雙吊橋→烏瓦拉鼻溪C9

第十天(1993/1/3 星期日,晴) 烏瓦拉鼻溪C9→郡大林道45.4K→42K工寮→上車回家

審視這行程,當期都排八天,我們是蠻逍遙的。

 

第一天  (1992/12/25 星期五、晴,卷雲漂亮) 瑞穗C0→林道→19.5K→28K工寮→32K工寮C1

一波三折的出發

黑夜中摸到紅葉溫泉,吵醒夢中人,問明路況,折回紅葉村,沿橋邊下紅葉溪,林道在溪中轉一陣上了林道起點,有一綠色牌,書明瑞穗林道起點,全長37KM…等。專車續怒吼前進,幾個泥巴轉彎處,好不容易過關,車行約4KM,有一高度了,暗夜下遠處燈光閃爍,體會出我們又踏上高山之旅。再下一轉彎處又陡又滑,泥巴深厚,幾次衝不上後,大夥如洩氣皮球,只得承認失敗,轉回頭另起爐灶。其實光只上到這裡已是夠勉強,從起頭就有這種感覺。

東部林道的特色就是這樣,既陡且短,加上林木伐盡,表土流動堆積,爛泥深厚,高低不平,苦也,難哉。

幾經衝折聯絡,於紅葉村站牌下等候玉里請來的鐵牛車。

0835 重新由紅葉村出發。

1040 約15KM遇到回程鐵牛車(載台南市登山會三人)。約19KM處,怪哉林道不走直行大道,而下切左溪床。

真冤枉.到不了32K

1120 約19.5KM處下車。衝了拾數次,又是墊石,又是鋪草,還是上不了這段陡坡大轉彎,鐵牛仍一直只是空轉,大夥認命了,第一次看到鐵牛如此無奈的喘息,勇猛剛健印象全在滑泥中煙消雲散,還差13KM呢! 無可奈何。我們經過時,瑞穗林道應處於優良時段,雨水少,土石整過痕,碎石鋪了一些路段,縱是如此,廂型車是夢想,鐵牛車得靠運氣,較妥當應是吉普車。

1205 序幕始掀,徒步重裝出發。

1350 26K叉路右行~1440 煮麵午餐,鼓勵鼓勵踢林道鬱卒心情。續行沒多久又一叉路,仍行右有路標處。高空卷雲潔白亮麗,連綿天際,如千千萬萬綿羊排列於馬西山稜間,蔚藍天空益顯皎白潔淨,高空氣流旺盛,卷雲來去匆匆,再三重新排列組合,有如布袋戲走馬布幕,而我們也只是短暫停駐的觀賞者。

圖三:天空清朗卷雲,地面白雲滾滾,隨時在變化隊形,頗有受感動而投入高山攝影的南一段雲海架式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151028KM工寮~1525。左一水泥房,蠻新的,屋頂不鏽鋼水桶空空如也。

1530 大轉彎處左邊28KM食祿間登山口。

初入步道寬闊且鋪石板,雜草清除過,與南市三人互有回聲。望著這初入步道,好像食碌間幸福樂觀的樣子,不解食碌間難纏的人,把持不住的話,還差點被拐呢!

卷雲壯麗漂亮,且有喀西帕南稜可配,雖仍不盡理想,留個記錄也好。

圖四:整天如是卷雲,令人目不暇給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行抵林道接沙武巒山延伸鞍處,冷眼抬頭且瞧吳永祥石礦區,枯樹亂石堆積滿山,比之研海林道皆伐現場更慘,採石可是挖根行業! 清楚的了解工寮尚在沙武巒山腰處,不禁搖頭嘆氣,被消遣的老壯坡,只有埋頭苦行的份,沒半點幽默感。

1710 瑞穗林道32K工寮。C1。工寮前轉彎處,視野寬廣,東臨太平溪流域,俯視雲海浩瀚,匐伏腳下,日落傍於馬利加南東峰北,烏可冬克稜之間一片殘紅,枯木殘林,端的清新明爽。對食碌間呼喊,谷間有回應,南市山友可好嗎!

此工寮區右有二間水泥房上著鎖,大概是火藥儲存處,再過去有簡易土地公廟,左下處工寮頗大,漸呈頹廢狀,屋頂老舊,床板不齊,還存有蔬菜、米、瓦斯、糧食,近期應有人還在此區活動,水管已無水流動。

圖五:日暮馬利加南山、馬西、喀西帕南山連稜,枯木向晚天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第二天       (1992/12/26 星期六,晴、卷雲漂亮) 32K工寮C1→廢工寮→溪床→國勝工寮→太平溪東源→凹谷營地C2

相反方向.全新體驗

日出時刻高空雲層太厚,等太陽穿透雲幕,已然高掛,偶然陽光照射迸出,染紅了喀西帕南。臨出發樹林也變紅,唷! 是個美好日子。

圖六:日出時刻雲層厚重,掩蓋燦爛天空,觀察雲層變化程序,預知今日又是一個卷雲滿天的漂亮日子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0640 出發。林道尚佳,一樣蠻陡的,沿水管前進。在此,仍要說瑞穗林道路況優良,主要是此區尚有採石活動。

卷雲一大早就出現,想著如果此趟由丹大林道上,第一天就開始豐收了,只是代價也不小,70KM的林道顛簸及六順到丹大山漫漫長稜的箭竹、針刺陣(指的是第一、二兩趟南三段的倒走路徑)。

、新登山口選擇

0700 登山口~0730。林道上水管仍續延伸。依中華山岳10卷五期吳瑞敦”南三段東郡橫渡”所記應是舊登山口,再往前確認其所言新登山口,沿林道前行200M後林道未再整理,已為土石崩阻,左一萬里山社,義西請馬至六路會師路標而已,下行數公尺,原來32KM工寮水源由此接過去,再前探路徑小且不清,至此回頭。(經半年來的查証,這確是新登山口)

我們保守的選擇林道大右轉彎處,舊登山口下短土石陡坡,初路明,橫過山腰處路跡不清,過小山溝後踏上明顯為採石勘查道,二十分鐘後勘查道要橫過山壁,路況不佳。

圖七:舊登山口展望,與日之初也只不過差20分鐘,太陽就穿透雲層。

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0800 小徑出陡壁,路況轉佳,且雜草清理過。

0805 右一徑來會。應是新登山口來會,能避過崩壁,應是不錯的路,十月底可以探究竟。(確認是,第五趟起就走瑞穗林道34k新登山口了。)

0835~0845 休息。

0855 左下一小平台上獵寮遺跡,僅存一小小水窪,有氣無力的。(此獵寮遺跡有水窟就算不錯了,一半經過時是沒水的)

1010~1030 休息進食。10分鐘後陡坡,又20分鐘上到一支稜,右一大捆黑塑膠水管(重要地標)。前行山谷驟然變窄。

1120 經2906M峰上內嶺爾的叉路~1130。由此上內嶺爾,台大登山社”丹大遊記”有記錄描述,往下探20米,路況尚不錯(此叉路即是現在的丹大橫斷主要路線,叉路左下宿太平西溪,隔天經食祿間山稜抵太平溪營地)。

1150 左下側塑膠布廢工寮(第七次起此寮完全沒痕跡了),約可避10人,午餐~1250。這採石勘查小徑乃採等高線而闢,橫過山溝此趟全無流水,太平東溪一直在路徑下方潺潺勾引著我們,好不容易發現廢工寮下方有潭清水,一小時前煮麵的諾言終得實現。

出發三分鐘後終於看到路邊流水。

十分鐘後右側一可容四人石洞,頗乾燥。

1335 小徑終於下抵太平溪源~1355。大夥好像初生小海龜,呼吸到大海味道一樣,放下背包二話不說,直往溪水衝。

數分鐘後過溪,再約8分鐘又回溪右(已是不同溪流),再四分鐘一基礎較大廢工寮,從此溪左而右交替。

國勝工寮凹谷營地

1525 國勝工寮~1545。已頗老舊,較佳處上頭掛著雨布,積了一大窪水,可見已會漏水。屋內床板可宿約10人,屋外尚有空地。水源充沛。工寮左側續行,依舊在溪左側箭竹中鑽行,偶也得撥尋路跡。溪谷愈來愈窄,此段路有二處噴有”國勝”二字。(尚可住宿,應還有個樣子,只是奇怪,遍尋找不到工寮影像。)

1620 太平溪東源凹谷營地 C2。

依前述者之記錄,以時間推算,國勝工寮到此”第二礦場”為70分鐘,我們才走35分鐘,應沒那麼早到才對,倚靠在噴有”國勝第二礦”紅色大字岩壁下休息,一出發回頭即描見右下一大片平坦地,高山上又這麼好地方,豈可不看看,停下隊伍去觀查,果是好營地,且依地勢而言,應有水,衡量一下也差不多紮營時間,管它什麼”第二礦場”,招呼戰友們下來,決定在此打尖。延黑色水管走乾溪往上尋水,果然十分鐘後有清澈量大水源,確認此地即為凹谷營地,也正是今天預設目地,幸慶未錯過。

圖八:太平溪東源凹谷營地,堪稱世外桃源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歸終差點引致錯失而走向艱困之原因有二。一、記錄未標明也許70分鐘應含國勝工寮休息時間。二、天真誤認礦場應有屋舍及採礦痕跡。

綜觀這凹谷營地,實在不可多得,平坦寬闊,淺草如茵,有水有柴,開闊避風,景又不錯,右東南為阿屘那來,左西南為丹大東峰稜,前方北為阿巴拉山,太平溪源貫穿直上。只是展望不佳,凝視變色的夕陽雲彩,只有跺腳的份。

昨夜山羌叫了整個晚上,徹夜不得安眠。

當期這條採石探勘路況還不錯,不像現在路徑窄小,顛躓難行,左傾斜又那麼厲害,這趟國勝工寮~丹大山還不錯,第五、六趟也還好,但第七趟就變很差了,第八趟就不敢走了,而改食祿間太平西溪行。

 

第三天(1992/12/27 星期日,晴轉陰、卷雲尚可) 太平溪東源凹地c2→丹大東峰→丹大山→太平溪西源營地c3

日出風起雲湧,彩霞滿天,溪谷上頭走馬燈似變幻的雲朵,如天馬行空,飛逝而過,恨呀恨龍困淺灘,白白失之交臂,怨呀怨仰空長嘆,老天爺還給我機會嗎! 於義西請馬至到東郡大山。

大快我心直接登頂丹大山

0630 出發。芒草箭竹非很密,跡不太明,標示尚多,行來不會很難。營地出發即蠻陡,芒草稍平山腰中先右在平繞,回左而行於森林瘦稜。回視凹谷營地,確是個人間仙境。

0720 瘦稜小平台休息~0730。樹林漸稀,窺得晴空卷雲又開始形成,而東方一直尚有色彩,看來應有搞頭的樣子。

出稜樹林消失,轉換為草原坡。

0840 第一個草原山頭~0915。卷雲已演過一回合,此時又開始聚合,只是型態品質跟前兩天差太多了,各尋角度見獵心喜,三天來第一個有山頭可配的景色,豈可不開鏡。

開始進入丹大東峰水池營地區,只是平坦未見什麼水池,可憐的大池,乾旱太久了,早就不敢存有見到水的可能。

0930 丹大東峰。

可看到那圓頭草原山稜,及其再延伸的稜線。搜尋判斷下鞍上稜的可能路跡,還是榮增正確,靠右(北)下那看來蠻深鞍部,再爬升到圓山頭山腰,此段僅在靠右森林下緣有一些些路跡而已,一直到圓山頭後才有明顯路跡。這丹大東峰右為森林,左仍為大草原,基磐不小,前與後均有平坦寬廣窪地,可為營亦是水池。

圖九:毫無路跡的陡下丹大東峰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1000 圓山頭山腰煮湯配便當午餐~1100。眼前清晰面對鞍馬狀兩角突起的丹大山,林木森森,看來不太好纏。

續於圓山頭下樹木邊緣等高切到鞍部,此段約20分鐘,下切上鞍幾乎全無路跡。

1150 喘氣休息~1205。

阿如透露途中吐了一次,午餐辛苦入肚全還諸大地,且現在又不感肚子餓,唉,情況不妙。

過圓山頭後果然崎嶇難行,森林與岩稜的組合,行行復行行,鑽呀又鑽的,途中越過數個山頭,三段二公尺高岩壁,記錄中蠻困難的印象,我們卻都輕易攀爬而越,前兩段已有人架圓柏樹幹為梯,第二段架得好有技巧,踏點,抓點,著力點安排得非常恰當,平穩順暢,真令人佩服,第三段沒架樹幹,但土石尚穩,上了這即抵丹大山森林三角點,在此留下一條繩索,以利後人。

1250 丹大山~1335。一下子就切上慣走的南三中段,避過丹大、六順間惡夢,倒是蠻痛快,雖然岳界頗忌惡以下出無雙路段,對我來說,卻是蠻親切可接近的。

回首來路,間隙間尚可見那無可奈何的瑞穗林道,林木森森腳跟下曾是我們來路,現在可都伏屈眼下。

圖十:深邃美麗的丹大山,我最滿意的山頭照之一。6*6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

圖十一:丹大山向北展望。丹大山果不失一方盟主,千山萬水,無限天地。6*6底片掃瞄,可惜有一點震動。

阿如狀況有愈差之趨勢,堅強的她仍拒絕任何援助,大夥盡是陪她的份,心裡乾擔著憂,下丹大上盧利拉駱途中,只得強行分出裝備,眾人先行,我壓後陪她,盧利拉駱下榮宗與榮增上來接應。

1520 盧利拉駱山~1530。緩下營地途中,阿如情況已趨正常,連照張相都得匆匆忙再追才趕得上她。

1610 太平溪西源營地。C3。

過溪處充沛流水已乾涸,僅餘圓柏下尚有清澈水窪,上源尚有較大量流動水。

今天只是在太平溪源頭繞一圈而已。

圖十二:太平溪營地。柯達KM25度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初抵營地,大夥不禁為這片美好的芳草桃源地歡呼,這裏也真的是高山難得好地方,從第一次踏上,就沒有忘記過它。放下大背包,又是各司其職,取水砍材,搭營煮飯,一幅其樂融融,忙碌景色,一會兒一切就緒,吃飽飯在烤火了。今晚大家興緻特別高,延續昨天的猜拳遊戲,一首全員站起慷慨高歌的滿江紅才唱畢,竟然馬上飄下絲絲細雨,害得一致通過將這首歌列入禁唱黑名單。

架起三角架等待日落,今天卷雲最是漂亮,明天,明天馬上上稜了,不知老天爺會端上來什麼菜。

第三天就登頂丹大山下太平溪營地,果然是便捷好路,論景色、距離也比太平西溪漂亮又較近,也方便登阿屘那來、阿巴拉山,惜乎!採礦道崩毀太快了。

 

第四天 (1992/12/28 星期一,小雨轉晴又濃霧) 太平溪營地c3→內嶺爾山→馬路巴拉讓山→義西請馬至山c4

以下時間記錄為邱創煥主席所記,因上稜後本人太忙,且怕混太久記出來的時間不好看。

老天爺變臉了

晨起即烏雲滿山飛闖,似乎要給我們臉色看了。

0715 出發。由營地偏右走淺草坡,再偏轉左上陡坡,二葉松漸多成林,直到穿過樹林,草坡出現坡方轉緩。本日預計宿義西請馬至山頂下營地,囑榮增與創煥依能力揹水袋,另加六公升保特瓶其餘人分擔,審視他倆提上來的水,當真打算上義山泡茶,加上這25公升水,全隊速度相對變慢。

天氣有轉壞現象,果然一上稜就下起雨來,唉! 真不給面子。

0840 約3120M平廣大營地~0850。

直行繞3120M峰山腰再左轉上內嶺爾山,右行平繞3120M山腰接馬路巴拉讓山。此地有小營地,約可4*2。(內嶺爾三叉路營地)

至此雨下得更大,展望前路一大片烏雲蓋頂,告訴大家如雨續下,今天中午將宿馬路巴讓西峰下營地紮營,就因這句話,種下今天特別累的果。(帶隊者很重要的心理因素,寧可先不要宣佈。)

0905 內嶺爾山~0920。上內嶺爾山就是這麼平順好走,可惜濃霧漫天,朔風凜冽,濕冷的陣雨滲入,行來半點舒暢也沒,登頂也只能到此一遊而已。

0937 回三叉路~0952。一路草原稜線,刺柏較惹人厭煩。雨雖然仍一陣陣下著,似乎越來越有氣無力的樣子,將開始上坡而停了,太陽也漸漸露出臉來,差的是遠山仍沉淪霧中。

1105 馬路巴拉讓山~1155。

太陽公公一掃陰霾濕冷,高掛天空展現笑臉,給我們溫暖、信心,不用考慮西峰下營地,直殺義西請馬至。

不鏽鋼基點WANG標示仍健在,只是1987年度已泛白,1990年度僅有一點藍,今年是1992年度,算來已三度登臨,凝視泛白標示,想著公司前途(王安電腦),是否仍有機會登臨呢!

既然要到義西請馬至,且先填飽肚子,煮開水泡燕麥片,分食便當,阿如還捨不得拿出所揹的水,可見我們的寶貝已完全恢復正常了,真好。

1210  馬路巴拉讓西峰,森林三角點。

1217  西峰下營地。百米前即可望見右下山凹較大營地,行近路邊稜上另有較小平坦地,這麼好的天氣,沒有理由宿此地,前進吧!

1245  低鞍,可為營地的小空地休息~1300。(2011年這裡也拓寬為6*1營地)

淺草坡盡,開始出現樹林,箭竹林。

1400  3046M峰,大崩塌地~1420。這段崩解得很厲害,太平溪源頭不斷侵襲,仍在上演著天崩地裂,渾沌開天的戲碼,流失土石佈滿溪床,你仍可想像戰場上鑼鼓震天,嘶聲拼殺的慘烈吶喊。

圖十三:天崩地裂,太平溪源頭上演渾沌開天的戲碼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苦行義西請馬至

通過崩塌地,眼前重重直上的陡坡,看得有一點腳軟,論落差馬路巴拉讓與義西請馬至約為等高,但稜線上上下下,沒完沒了,老早就已望見目標,就是到不了,差點兒望山跑死馬呢!

阿如亦步亦趨,沒問題。到是創煥內架背包加上十公升水,有如烏龜爬行,盡心盡力揹負足夠逍遙的水,辛苦主席了。榮增揹負最重,卻仍輕鬆自如,與資仁同步而行,回頭瞧瞧榮宗與德秋,正努力爬呀爬的。

榮增與資仁抵達後又下來接應,讓主席喘了一口氣。

1610 義西請馬至山 C4

這營地差強人意,於義西山頂東下方約十公尺,搭了兩頂四人帳尚又空地煮飯,避風性一般不佳,視野東方尚佳,馬路巴拉讓近伏腳跟下,丹大山由底部突起,顯得頗壯觀,內嶺爾呈現另一婉約風姿,柔順草原秀秀氣氣的,居高臨下的我們,柱杖一揮,還頗有大將之風! 西面為樹林遮蔽,乏善可陳。初臨日落似乎尚有可為,一下子又是雲霧遮天,徒讓相機沾了不少霧水。

在這中央山脈心臟地帶泡茶,確實一大享受,來客果凍當更有味道,簡直太囂張,沒辦法,誰教我們排了十天假,否則今天一定痛而不快苦行到丹大溪營地。

圖十四:義西請馬至山營地展望來時路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第五天 (1992/12/29 星期二,陣雨時霧偶陽光) 義西請馬至C4→斷稜東、西→裏門山→丹大溪營地C5

這裡有可期待的日出,可是,什麼鳥日出嘛! 不下雨就夠意思了,還是早早收攤,免得寶貝相機感冒發脾氣。

今天要過斷稜東西,吩咐夥伴們背包紮穩點。

戒慎斷稜東西

0735 打點妥當出發。

0755 五分鐘間有兩個小營地。

0825~0840 休息。間偶有陽光,山稜若隱又現,雲霧時露一角的藍天,有如鑲嵌天空藍寶石,斷稜益顯猙獰奇特,佇立良久,默思哀念台大山社李明珠與丹大札記。

0850 左切離稜線開始下繞。費十分鐘確認此處切離稜線。

0920 過二段斷崖~0940。

第一段頗長,下坡與平切路段,土石由山頂直瀉溪谷。第二段較短,只是切過小山凹溝而已。三次經過印象全然不同,第一次最驚險,差點吊在半空中,還是山胞來接應才脫離險境,第二次嫌跨不過流石而由上方切,也有一點險的味道,這一次乃下坡多,但卻沒感到什麼險,對於下險坡,我會更加小心,慎選路徑。

圖十五:斷稜東西,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0955 獵寮。已全毀,甚且全無痕跡,在這之前也有一新闢空地,獵寮下小山溝已無流動水。

1045 裏門山~1100 乏善可陳(因霧濛濛)

下丹大溪這段路常令隊伍迷失,兵分兩路比較,初離開北行淺草坡,路尚清楚,數分鐘一突起小山頭榮增續走稜,我左切沿森林邊緣走,稜上路續有較清楚路跡路標,但到得左切離稜入樹林時要左行,山腹森林路不清楚,偶斷續路跡路標,但不易錯過入樹林路口,兩相比較,各有利弊,建議走稜,稜線為依路較單純,唯注意左切入林路口,入樹林後各方英雄匯集,路就清楚了。

丹大溪的誘惑

1130 丹大溪營地 C5

圖十六:丹大溪營地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考慮過揹水上望崖下平坦鞍部,但一來對天氣沒保握,二來辛苦了五天,今天應是休假日,三來這水甜美,這地平坦,誘惑實在太大,大夥歡呼聲起,偷得浮生半日閒,不亦快哉。

午餐後各自散開活動,有人沿溪谷上下尋寶,有人上稜尋景,有人一面玩一面尋材火,資仁孜孜不倦剖解潭邊乾圓柏,堅持再三,終也有一點成績,晚餐時營火照亮半邊天,享受溫暖與豐盛晚餐。

身在何處,心處何方

暗夜下,來路森林邊緣突現亮光,興奮呼叫,我就不信這趟沒同伴,趨前熱烈歡迎,互相寒喧一番。三男一女,言後續尚有二人,他們今天是第三天,第一天吉普車到32KM,宿我們午餐處塑膠布廢工寮,第二天過國勝工寮越丹大山宿太平溪,第三天即過義西請馬至宿此地,快是很快,勇是很神勇,那這趟七天就可完成,不過,天天摸黑,疲累枯槁的顏容,寞寞的步伐,真不知身在何處,心處何方。冬夜營火最是溫暖,烘乾衣物,暖和了身體,也就各自忙晚餐去了。看看後到的兩個新竹參加者,獨自孤單的身影,默默孤立炊煮的寂落,如若我帶的,或參加的,自理雖省了一些麻煩,陌生分離的感覺,不只我,我們這一夥都沒辦法適應,想想我們,何其有幸呢!(真的嗎!!) 咱們郊遊去,接受歡欣的挑戰。

 

第六天 (1992/12/30 星期三,多雲時晴) 丹大溪營地C5→望崖山下→天南可蘭山下→可樂可樂安山→郡東山→東郡大山C6

0550 出發。為了這有希望的日出。

0610 望崖下東分第二支稜山腰等候日出。

迷人的望崖日出

是個多雲天氣,雲層尚嫌太厚了,不過雲朵散佈的天空,有時尚有藍天為底,陽光也時透空而出。東望丹大山,已隔了好遠,裏門山雖僅近在眼前,但因黔暗溪谷對比及清晨氤氳空氣透視下,似乎變得遠在山的那邊,天空雲彩淡薄,清新怡人,山谷送來陣陣習風,不冷不熱,倒滿醉人的—在這應是凜冽寒冬裡。

當太陽升起,雲層也消散不少,溫暖陽光遍灑大地,染遍這一帶草原,空曠廣袤天地之間,令人心曠神怡,山脈溪谷似乎都距離我們好遠,頗有遺忘人間之感,瞧! 望崖山由頂到谷,好豔麗金黃色,天際也稍染上淡淡色彩,稜線宛若金龍騰空,停駐在這人跡罕至中央山脈心臟地帶,共賞這美如仙境的早晨。停在遠處山崗的同伴們,可辨認他們也在指指點點,有人振臂高呼,遠遠的我也感染了雀躍歡欣之情。三重市人馬已不知超越多久而去,獨攬一片山、谷與天地,好像不是在人間。

圖十七:望崖名樹,沉湎美妙晨光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,裁減左右。

望崖東分第二支稜頂下方平坦地數處(不登望崖山頂),估算由丹大溪營地到這裏約四十分鐘。

0845 望崖與天南可蘭最低鞍。

這個早晨,我們用了100分鐘,攝影賞景,極盡混的本色。望崖到本鄉一路觸目驚心的斷崖殘壁,全台區域地形無出其右,可以感覺好像整座山,整條稜線在崩解中,而另一面卻是壯闊迷人草原風光,對比明顯、奇特。櫧山、本鄉、東郡、望崖山圍攏合成的這圓形海彎,馬戛英溪深邃垂直的溪谷,雲霧蒸蒸,氣象萬千,地面陽光遍灑,極盡造物者迷人的風采。

0855 天南可蘭下。天南可蘭在右上方,我們沒上,再前行途中有棵長得很粗壯茂盛、造形佳,配景也不錯的圓柏。(那就是老郭的獨立圓柏啦,下圖中央)

0910 3410M。草原平坦峰(易誤認為天南可蘭山)~0925。

圖十八:天南可蘭下遠觀3410M陽光燦爛。6*6底片掃瞄。

下一谷再右平繞一山頭,接那山頭下來的路,再下鞍後即陡升。這一段路跡有二處,乃以不上那山頭為原則,前二次都是無雙過來,很順利的,這一次下3410峰偏了左,也差點循跡上了那山頭,接回平繞路往後瞧,一切都如昔嘛! 這地方正是前次發現大群長鬃山羊的地方。

0940 開始上坡,準備切過右邊山頭。

1015 切繞點最高處煮麵午餐~1100。

從這裡看可樂可樂安山隔著一個山頭,好像很遠的樣子,不吃點東西怎麼上得了,其實我們給騙了。

圖十九:平廣草坡,可樂安似乎遙遠得很。6*6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

1122 可樂可樂安山。才22分鐘而已,真的給騙了,得力於路開的巧妙,那一個假山頭只是平繞過去而已,鞍也很淺,太好了。只是一路遙望東郡頂上那片烏雲,唉! 如像干卓萬頂上那一片(1991.9.我那十八條好漢),可就慘。想著水與東郡的坡,可樂頂並未停留,即刻又行。

圖二十:一路積雪難行,健腳如黃文雄,也累得呆坐可樂可樂安不銹鋼基點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下可樂途中又有幾顆造形不錯圓柏,忍不住卸下背包,可惜沒有認真尋找角度、配景,下次再來時,好好攝它個過癮。

圖二十一:可樂安鞍部營地上方的圓柏、雲影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1235 郡東山~1242。由出發到這,一路都是漂亮柔順的短箭竹草坡。

圖二十二:哇﹗一群紅螞蟻爬郡東山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1305 郡東,東郡最低鞍部。

最低鞍部水源營地

早已聽聞此地有營地,水源,三重市人馬已全部下去取水,榮增、資仁、主席先行,禁不住尾隨而下,二分鐘後密箭竹中果有一圓形營地,約八人帳大,再三分鐘一水窪,友隊七人即在此取水,留一人在此,餘三人再下,過一岩床又約5分鐘另一水窪,但好不到哪裡,將就吧! 依地勢看,流動水不太可能(此水源沒斷過)。回程不經原水窪營地,走另一小山溝,接近稜線箭竹中也有另一營地,約六人份,接登山道再東過一小山崗,即回置背包處,至此,確認了此地的營地、水源。綜觀此水源,應蠻穩的,這一帶均是粗密箭竹林,山溝集水地形並不很理想,集水面積約一平方公里左右而已,由東郡大山下來約一小時以內,以行程計算,由此揹水較有利,一免摸黑取水之慮,二者一到營地馬上可以炊煮,三來行囊中有水心安,只是再加上水袋爬二小時坡,蠻累的,這任務還是委由苦命的主席與榮增完成。(這附近營地住過ㄧ個大雨天,一個大雪裡,都屬逃難中的不得以暫時避難所,取水附近有更寬平營地。)

1340 回返最低鞍~1400。

這一段路非常清晰,只是很陡,左臨馬戛英溪萬丈深淵,右高大箭竹林密不通風,爬呀爬的,撥箭竹,抓樹枝,越橫木,攀岩壁,如此這般一路氣喘吁吁登東郡大山。天空又出現魚鱗片卷雲,太陽繾綣其中,卷雲變化之快速,令人目不暇給,七手八腳忙亂取景配鏡,消耗不少氣力,阿如真的下來支援,哈,我喜歡。

1550 東郡大山~1555。

環視四周景色,沒什麼好表現,只得再當個過門不入的旅人。

1603 東郡大山西北翼營地。 C6、C7。

壓頂黑雲已不知所蹤,風大是這裏的正常現象,看來天氣應不會很差,我一直深深相信東郡從來不會令我失望,依然選擇山頂下再西北些平坦較避風地為營,晚餐由榮宗掌廚,本人守著日落去。1700 以前看來大有可為,雖然黑雲仍嫌太多,但間隙也不小,於將變色時段前搶拍的幾張可見氣勢恢宏,大有風雲再起之色,可是等到關鍵時刻,霧氣由郡大溪谷開始擁來,一下子充塞滿山滿谷,眼前一片迷離,復淪陷沉寂,任你呼天搶地,也已喚不回美麗的溪谷、山峰、雲彩,哈! 一笑。

圖二十三:東郡西鞍營地(一般人住的地方,我稱西鞍)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前三趟東郡大山的回憶

回憶我在此地前三趟。

第一次七十七年三月底,對日出、日落沒印象,第一次領略東巒大山青青草原的魅力

第二次七十九年十月底,日落槓龜,日出彩霞滿天,壯麗雄美,至今仍視為最動人的一次日出。

第三次八十一年五月初,三個日出、日落,僅得一個日落,但對東郡東巒的杜鵑有了概念,恨早到了約二星期。

這次是第四次,第一個日落不佳,還有三次機會。

為何會對東郡著迷,千方百計不遠千里而來,1. 視野一等一,大山突出方圓百里 2. 溪谷深邃,玉山為最佳配景 3. 東巒草原翠綠柔美4. 那一大片接近山頂的玉山杜鵑。

可是東郡也有缺點 1. 失之偏遠,往返至少一星期 2. 因突出方圓百里,易起霧、風大。縱是如此,東郡大山仍是最愛,雖然好運氣百分比不是很高。

入夜霧氣漸濃,水份含量越多,氣溫驟降,心裡開始升起一股不安,2100 掀帳仔細端詳,那是雨,下雪了,風強得營帳一直哈腰鞠躬,雪越下越大,半夜已掩蓋短箭竹,暗叫不妙,心中開始盤算該如何逃命。整夜輾轉難眠,比之馬前營地更令人擔憂。什麼東郡大山從來不給你失望,我看,這一次要你歸不得。(不要恐慌,大山突出眾表,招風引雪很平常。)

 

第七天(1992/12/31 星期四,雪轉晴) C6=C7 東巒大山去回

圖二十四:這一張最能表達我對東郡大草原的印象,可我沒印象拍過這麼棒的影像,可見原始底片、檔案要整理才是作品,也要慧眼識英雄的人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(左上暗處是我們這趟營地)

天濛濛亮,雪仍續下,縮回睡袋,一切登天亮再說。

天亮雪停風也稍弱,資仁、榮增備早餐,環視週遭,新雪尚無礙步行,天色似不會再惡化,且氣象報告也沒糟到哪,不逃命了,當下決定餐後即刻出發會臨東巒大山。

0745 出發。3400以下地面無積雪。

0815 最低鞍。放下水袋、保特瓶。愈來愈可為,不但霧時消散,金黃色陽光灑佈淺草如茵稜線上,雨後特有的透視感,大地更顯蒼翠鮮綠,清新亮麗,令人心曠神怡,吸一口氣,神清氣爽,一步十里。

0840 宇達佩與東巒叉路。

圖二十五:薄雪覆蓋的東郡大山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0905 東巒大山。

雲霧漸沉,天清氣朗,一目千里,遠山翠綠黛墨,雲兒明亮雪白,悠閒飄蕩著,人兒精神抖擻,意氣風發,引吭高歌,聲徹雲霄,才不夠經一夜,就有如冬眠一季後春暖花開時節的舒暢快活,感謝老天爺恩賜,銘謝大山厚愛。(犯賤)

0920 回程。

0950 宇達佩山~1000。

1020 最低鞍部~1040。

這地方的水源1990年即下去拿過,這次仍循原路,在初下到山溝地形即有一中型水窟,懶得再下去,裝滿水袋即刻返回,去回十分鐘以內。(不含裝水時候)兩年前所綁路標多少退色、遺落,不過,仔細辨識尚有跡可循。友隊也尾隨而至。

圖二十六:雪後大晴,東郡大山註冊商標突出草原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1120 返回營地C7。

只為溫存東郡懷抱.又賴皮不走了

太陽高升,溫煦陽光暖和了昨夜冰寒的心,沮喪的氣,一高興起來,竟然宣佈今天不走了,忘記逃命的打算,也只不過一夜之隔,竟有天堂與地獄之別,倒也心安理得,今天本來就排定休假天,況且又有這麼美好營地,陽光、水、夥伴與好風景。

圖二十七:溫存大山懷抱,寒夜烤火,觀星賞月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東郡大山北方山溝水源

1300 與榮增、主席約妥下東郡大山北方山溝取水。初行草原坡,5分鐘山溝地形呈明顯,20分鐘後碰到5公尺深斷崖,看來須下繞不好惹,腳下涓涓細流,只得乖乖蹲下來一瓢一瓢慢慢裝,依窟中水草判斷,這裡應長年有水,只是量小。東郡大山附近已確認三處水源1. 東郡、郡東最低鞍,東來適宜或宿營此地時 2. 東郡、宇達佩最低鞍,攻東巒途中順道 3. 東郡大山營宿地北方山溝,此三處均為流動水,巒大溪最高源頭。

裝妥水後30分鐘返抵營地時1410。此趟拿的水準備揹往3100M營地。

整個下午悠閒漫遊草原間,萬里無雲,朗朗晴空下,偷窺浮於草原盡頭的玉山山脈與馬博橫斷,好像瀕於地球盡頭,那新康最是好玩,頑強探出頭,那麼不可及的遙遠於天外天。輕身俯視今年五月尚有雪的草原,草地凍傷還未完全復原,但杜鵑已從雪壓斷處展發新枝,息息暖風,大地充滿生機,等待下一次寒冬。

電燈泡的日落,乏善可陳,倒是穹蒼下繁星點點,光亮耀眼,乾燥的大氣,誘引我整夜睡不好,尤是黎明前,巒大山方向的燈光與輪廓及漸清朗的玉山山脈。

圖二十八:浩瀚天地,也只有大山才有如是視野。6*6-RVP50底片掃描。

圖二十九:東郡西北邊攝東巒大山.當時玉山杜鵑雖已漸枯萎,但仍可觀,2011年阿慶所拍,幾已全枯死,好可惜,與老郭緣份僅至於此了(我也盡心兩趟哪~1992.5.早來了點、1998.6.狂風大雨)。25°135底片掃瞄

第八天(1993/1/1 星期五,晴) 東郡大山C7→本鄉山→櫧山→3100M營地C8

日出又是大燈泡,對我來說是槓龜,同伴倒是盡情欣賞了極目千里,歷數名山的樂趣。家在呼喚,還是回去吧!

真的揹水宿3100M營地

0745 出發。告別第四次為營之地,我們只是過客,如是一般來去匆匆。今天也得揹水而行,榮增仍負責一水袋,主席豁免,餘水大家分單,量仍足夠泡茶為準。三重市隊昨天下午已先行。一路上就注意長鬃山羊蹤影,在下東郡二十分鐘時看見了二隻,同伴都很興奮。

0825 本鄉、東郡鞍部~0840。

1005 本鄉北營地。

圖三十:本鄉北營地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緬懷前二次營宿地,有辛酸,也有興奮,惦念著尚缺失它的日落。

1010 本鄉山。

瞄一下那棵杜鵑,繁花事過,依舊伴著青青草原與無雙並著玉山山脈,訴說著未施脂粉的村姑,可仍大有看頭。

1040 本鄉南營地~1145。

將到營地右一叉路易誤行,正確應仍直行下緩坡。

泡麵午餐。

圖三十一:本鄉南營地.眾水鹿取水午餐(2001.11月拍)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1200 本鄉、櫧山最低鞍3040M。冷眼瞧瞧櫧山方向,層層疊疊,眼見山頭,只是假山頭,右腳下一大片一大片淺草凹地,像是高爾夫球場,左下馬戛英溪源頭有水,1990年伍玉龍去回40分鐘,水質清甜,泡茶一等一。

往櫧山,初路跡尚可,大致靠左(東)沿稜,於接近副峰腳步就亂了,幾無路跡,大家好像都要避開它,但最快捷的路卻是右斜切登副峰,再走平稜路即轉清晰,續而陡直上櫧山頂。

圖三十二:斜切登副峰.轉平稜,右下方有長溝狀營地。6*4.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1330 櫧山~1400 3360M。年青小夥子早已在20分鐘前登頂。接過榮增遞來冰紅茶,涼透心脾,舒暢解渴。櫧山展望很寬廣,日出日落一無遮掩,瞧一眼五月紮營地,卻只有苦笑的份,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。

1510 休息~1520。櫧山到無雙全在瘦稜樹林箭竹中,五月來時吃著杜鵑花海前進。

圖三十三:無雙山.所見為第一峰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.戶外〝台灣百岳全集〞提供。

1525 最低鞍2980M。第一次南三段,山胞下去拿過水,蠻慘的。

1545 散佈的小營地。

1600 3100M營地。C8。日落仍是槓龜,每當重要時刻,雲霧就沿郡大溪掩至,看來得在源頭做個壩把關阻隔,或安個風扇把霧吹回去

槓龜是正常

圖三十四:3100M營地攝馬博~馬利加南山.1990年攝。(這趟兩次白揹水,老天爺真不厚道,只好拿第二趟的來充數)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

第九天(1993/1/2 星期六,晴) 3100M營地C8→無雙山→最後水源獵寮→無雙部落→無雙吊橋→烏瓦拉鼻溪C9

0615 出發。朝陽初霧,映紅瘦骨嶙峋的無雙第一峰,俯拾皆是遍地黃金,光輝燦爛,遠景沒看頭,近景卻頗有搞頭,一出發即頻頻留步,至少花了半小時。

0725 無雙第二峰~0750。

再回首

無雙三峰就此展望較佳,早晨的陽光透視率、角度等條件也差強人意,回視東郡、東巒,高高遠逺浮現東北天空,我們離開它也只不過一天行程;郡大、巒大掙脫靄霧帶,隔著郡大溪,彷若遠在天邊;橫斷一列遊龍在天,連綿不斷;玉山山塊起伏有序,腰際白雲飄飄,雖距離最遠,卻是表現最佳。冬天日出明顯偏南,太陽倚著櫧山探出雲端,厚實磅礡的錐體金字塔形,端端正正鎮守東方,無怨無悔默默忠於自己的角色。而我們,為即將別離的南三段,多看一眼這山與天空吧!

圖三十五:無雙第二峰回攝東郡大山。柯達KM25°-135底片掃瞄。

0805 無雙基點峰~0845。

此行最後一個百岳山頭,就此說聲再見了。

少年兄弟可憐我年高體弱,主席拿走腳架,資仁選雲臺,135相機誰揹已忘了,我自己只剩120相機,多好。

下下下,下得你心慌意亂,腳底發軟,煞得你頭皮發麻,腳底發燙,直下到最後水源每個人都變得呆呆的,好像忘了什麼事?

這一段路我上過三次,下過二次,上去最快四小時(三人請二個山胞,少年不知陡坡滋味),最慢七小時,下來差不多(誰說差不多,第九趟下花了3.5小時)

1100 最後水源~1200。

充沛甜美水源,又逢肚子餓時,真好。

二、三分鐘到最後水源獵寮營地。

行雲流水過無雙部落

1310 休息~1330。

1355 過第一道崩塌地水源。

1453 無雙部落。

1530 無雙吊橋~1540。

獵寮到吊橋這一次走得最舒暢,全程都可站著走路。山豬仍在地上挖掘、墾荒,路中驚見數次動物背影,部落前後鳥類頗多,數量與種類均可觀,建議賞鳥協會舉辦個無雙部落賞鳥,保證滿載而歸。

1625 烏瓦拉鼻溪。C9。

 

第十天(1993/1/3 星期日,晴) 烏瓦拉鼻溪C9→郡大林道45.4K→42K工寮→上車

回家

0730 出發。

0930 休息~1000。聯絡上阿雄車子了,長壽及漢文也跟來接風,多美滿興奮,也就又開始混了。

1015 郡大林道45.4K~1040。一路數望著阿雄車子奔馳,我想他也很急吧! 隊伍上有他心愛的她呢!

1140 42K工寮。(羨慕嗎)

車可到的終點。

眾好友相接

癡望著人家久別重逢的喜悅,羨煞多少王老五!

長壽、漢文搬下水果、飲料,大夥卻無一哄而上粗動作,這一路上,多虧榮增與主席,使我們水草豐足,也多謝老天爺,僅在東郡大山提醒一下老天的威力。遙望高懸東方的東巒、東郡、櫧山、無雙,我相信很快將再拜訪您們,這麼好混的南三段,真的,只要你有一點揹負能力,假期多排個一、二天,相信這十天將是你終生難忘的高山之旅。(現在十天是正常行程,沒得攝影逍遙。)

1200 上車出發。

1555 水里,午、晚餐~1625。

2000 新竹市登山協會。

此趟攝影器材

  1. 哈蘇120相機,三鏡,2號G腳架,富士RVP50度底片20卷。
  2. NIKON-FM2/135相機,二鏡,柯達KM25°-135底片10卷。